上一頁 下一頁

熱新聞

熱話題

熱評論

熱回答

64

這是一個比較復雜的問題,首先可以明確,追尋人生意義這種想法不是生存繁衍的必選項,早期人類祖先以及其他動物都沒有這種想法,但絲毫沒妨礙種群延續。一種觀點認為,人類這種特殊的心理癖好是語言和心智進化所導致的結果,心智進化為我們思考諸如“意義”、“價值”這種抽象概念提供了基礎,而語言則提供了載體,你可以想象一下,沒有語言怎么去描述種抽象概念。
從現有的考古證據看,人類祖先從3.5萬到4萬年前開始出現原始宗教,在那個時期,許多地區的智人都獨立發展出了一套神話體系,這個應該不是偶然,而最早的巖洞繪畫也誕生在那個時期,許多學者認為最早的繪畫正是與宗教活動有關,而宗教思想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解釋生命的意義。
從整個人類族群繁衍的角度看,追尋生命意義這種想法當然是一種進化優勢。為了追尋生命的意義,我們一定會去相信某些東西,而共同的相信,也就是信仰共同體,則會增強群體凝聚力,擴大合作規模。比如,幾千個人生活在一起的話,大家必須有愿意共同遵守的團體規則才可以??脊艑W研究發現,一萬多年前,人類社會開始出現更“高級”的教義宗教,這種類型的宗教具有固定活動場所、專業神職人員以及明確的教義,教義宗教對精神世界的定義更加清晰、闡釋的世界觀也更具有吸引力,因此可以為集體生活提供更合適的精神信仰基礎。而這一時期恰恰出現了最早的城鎮,這應該不是偶然。
集體生活有啥優勢呢,所謂人多好辦事啊,當大家都相信某種活動可以讓生命更有意義、都愿意朝著這個目標擼起袖子加油干的時候,當然就更容易成功。正是由于具有了集體精神信仰,我們才可以更好的開展合作,進而應對種種生存挑戰。
但是文化變異這東西的力量實在太強,尤其在當代社會,追尋生命意義是不是有利于個體的生存繁衍就不好說了,具體情況具體分析,比如你要是信了人民圣殿教,相信自殺才是有意義的,你說這對基因延續有好處嗎?顯然這事兒不太妙啊……
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
双色球中奖规则表图片 广西11选5投注站 输赢真钱的线上麻将 2020春节幸运飞艇 上海11选5开奖公告 股市融资融券是什么意思 四川快乐12手机走势图 十一选五任五210注万能码 湖北体彩11选五乐彩网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结 好彩1复式玩法